第一百六十三章 天龙(上)(1 / 2)

诛仙二 萧鼎 1564 字 12天前

青云门中,通天峰上,有一只以“冰原玄铁”与“黑赤金”熔炼而成的大钟,重逾万钧,以秘法悬挂于玉清殿绝壁钟室,取名为“三圣镇灵钟”。此钟并非是青云门古老传下的旧物,相反的,三圣镇灵钟问世只有数十年。

此钟钟声雄浑晴朗,一旦以法力催动敲响,钟声便能响彻广大的整个青云山脉,昔日铸造此钟,乃是萧逸才一手操办,所为的乃是昔日鬼王宗以伏龙鼎催动四灵血阵,挟持无数人侵入青云,一场正邪大劫血战下来,青云山中平添无数冤魂,甚至有传说当年血战之后,每逢深夜,云海虹桥玉清殿上,尽是凄厉鬼哭之声。

青云门乃是道家祖庭,灵山洞天,自然不能容许这种情况,萧逸才接掌青云门后,在青云山头开坛作法,祭奠亡魂,设无数坛口大醮,又铸造灵气三圣镇灵钟,每逢初一十五必定鸣钟,如此十一年后,鬼哭冤孽尽去,青云门重回清朗世界。

时至今日,三圣镇灵钟已不再鸣钟镇灵,但仍挂于玉清殿侧,但有大事,便以钟鸣之。只是掌教真人萧逸才曾有严令,灵钟重器,不可轻动,以免惊扰鬼神英魂,要知道,就在通天峰后山祖师祠堂内,可还供奉着青云门无数历代祖师前辈呢。

只是这一日,三圣镇灵钟清亮雄浑的钟声,却是意外的响起,声波如洪涛,遮盖了青云山脉方圆千万里,令无数人为之惊愕。

“当……当……”

青云山下,钟声回荡中,青云别院庚道十七院里,一刀刺目白光猛然卷至,不过片刻之后,一股寒透骨髓的冷气席卷了整个院子,像是青云山脚之下的这个普通院子,突然被摔在了极北冰原的酷寒世界里,冻得人牙齿格格打战。

清光掠起,却是与这片极寒剑光猛然撞了一下,随即两下分开,然而白光含怒出手,声势极大,那老者虽然挡下忽然出现的一剑,却挡不住冰寒剑气汹涌而来,一阵狂风,竟又将他刚刚凝出少许的黑气吹开了一些。

白光掠过,出现齐昊的身影,他目光只是向地上少了一眼,便看出那个曾书书门下弟子已然丧命。齐昊瞳孔一缩,霍然回头,手上寒冰仙剑向敌人一指,面色冷峻至极,便要施法将此胆大妄为之敌留在此处。然而就在这一瞬间,他目光所及处,身躯突然大震,握着寒冰仙剑的手臂虽然依旧稳定平稳,但这一剑,却硬生生地凝在了手上,不曾发出去。

在他脸上,猛然间出现不可思议的惊愕之色,整个人的神情看去,几乎就像是白日见到鬼一般。

那人面上的黑气,又轻轻地弥漫过来,遮住了他的脸庞。

日光下的这个院子,两个高手彼此对峙,持剑相对,周围气氛仿佛已经冷到了极致,但她们看上去都似乎毫不在意,仍然还是一动不动地站着。只有远方青云山上,依旧飘来多年未响的钟声:

“当……当……”

异境里,气喘如牛,心跳似鼓,生死之间便好似只有细细的一根丝线,奔跑其上,随时便会万劫不复。

王宗景背着小鼎,冲进了那间石室。

没有妖兽,什么都没有,石室空无一物,除了那个石台上的黑色裂缝。虽然仓促之间,王宗景似乎有种这异境之门与之前有些差异,看起来应该稍大稍宽一些的感觉,然而身后还有无数可怕诡异的蛇头正喷吐蛇信张开獠牙扑来,他却那里还有空闲时间去想这些事,一声呐喊之后,他便带着小鼎飞身跃起,在无数蛇头如浪潮迸进一样从他身后铺天盖地用力扑下的前一刻,他奋力跳进来那条黑色的裂缝。

可怕而令人头皮发麻的“嘶嘶”声转眼就被隔绝在远方,无边无际的黑暗从四面八方涌来,一下子吞没了他们两个人的身影。起初好像和他们刚刚进入异境之门时的感觉差不多,都是那种漂浮水中物理挣脱的感觉,然而下一刻,王宗景便只觉得周围的黑暗突然狂暴起来,犹如卷起巨浪的大海,将他们开始一下子抛到高处,一下子又直线下落,似沉沦向无底深渊。

小鼎的尖叫声响起,王宗景正有些混乱的精神登时悚然一惊,下意识手掌握紧,万幸哪怕刚才那一阵颠簸里仍然没有松开小鼎的手掌,他猛力一拉小鼎,将他再度拉到身边,正想大声对他说些什么,猛然间却又觉得一股强大无比的吸力从下方袭来,两个人就像是被卷入一个硕大无比的旋窝,瞬间便掉落下去。

“砰,砰”两声,一大一小两个身躯重重地摔在地上,登时便听到旁边的小鼎发出叫痛的声音,不知是不是被地上坚硬的石块给顶到了。王宗景吃了一惊,顾不得身上的疼痛,连忙转身将小鼎扶起来。只见小鼎哭丧着脸,双手捂着额头正在跳脚,王宗景一边安慰他,一边轻轻扒开他的小手,只见小鼎额头上红肿了好大一块,像是撞上了什么硬物。

王宗景向那伤处仔细看了一下,似乎只是皮外伤,又看了看小鼎身上,并没有其他什么厉害的伤处,最多不过是手臂掌心有些擦伤处,看来都是不甚要紧,这才松了一口气,站起身来笑道:“好了,总算逃出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