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八零章 好久不见(1 / 2)

武碎天辰 七月火 1907 字 12天前

“原来,原来他真的是血煞族!”

墨子叶大吃一惊,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怎么会?这怎么会?圣岛天长老难道也是异族卧底不成?若是知道他是异族,哪怕就是圣岛也不可能包庇他。”

“噗!”

方辰喷出了一口鲜血,怒喝道:“有这时间惊讶,你不如好好想象,如何战败这人!”

他终于深切体会到了彼此斗魂上的巨大差距,藏天机斗魂全力催动,那种压迫感几乎是压倒姓的,只能是苦苦支撑。

“只有最后一种办法。”墨子叶苦苦思索之后,道:“他的斗魂虽然是古级,无比强大,但是相应要求的控制力也是极高,你如果能够让他的灵魂力造成一点波动,相信一定可以制造出空隙,由我来释放灵魂杀招,或许能够反败为胜!”

制造灵魂波动?

方辰凝视着藏天机已经与寻常人类迥异的双眸,尤其是他身上流露出来的那种癫狂的气息,于一眨眼间转过了千万种思绪:到底什么样的方法能够对他的情绪造成波动?

忽然间,一道亮光闪现识海!

“今曰过后,南域将再无人能够阻止我一统!到时候我血煞族人便能够循着秘境通道,南域,以此为根基,寄生!”

“哈哈哈哈,人类只有与我们血煞神族结合,才能拥有真正的荣光,才是最好的归宿!”

他神情狂热,身后血煞真神浮现,当空乱舞,气势惊人。

方辰顿时明白了这藏天机一直以来的图谋,他想到了当初在云梦秘境之中不知从何而来的两名异族,很明显,他们应该掌握有通过秘境南域的通道!

或许以前这通道要想打开极为困难,但是这藏天机分明已然全部掌握,而人类一旦被血煞族占据身体,修炼天赋也会变强,从宁浩天身上便可看出——

即使是血煞真神离去,他仍然能够掌握血焰的攻击。

若是自己败亡了,只怕整个南域,人类,都要变成血煞族人寄生的胚胎……

一想到那样的情形,方辰感觉脑袋一炸,他手中突然浮现了一颗血珠:“是么?这就是你们尊贵的血煞族吧?可惜了。”

微微摇头,脸上浮现出了嘲弄之色,方辰手指狠狠一捏!

“嗷嗷嗷”,凄厉的吼声传出,那名血煞真神被生生捏爆,只留下了吼声回荡天地。

“啊!方辰,你竟然杀我族人!我与你势不两立,你再没有可能保留姓命!”藏天机被真正激怒了,血煞真神虚影一阵扭曲,面目狰狞。

从刚才在外言语刺探,方辰便看出他对本族人的感情很深,所以用了这招,果然奏效!

“墨子叶,出手!”方辰厉吼,这一刻他放弃了对灵魂力的主导权,而是将的控制都交给了墨子叶。

墨子叶沉喝一声,只见射出去的灵魂力骤然旋转,形成了一支尖锐的螺旋波,狠狠地捅进了藏天机背后的血煞真神虚影之中。

“啊啊啊!”

惨叫连连,只见得找血煞真神虚影猛地跳回到了肉身之中,藏天机抱头怒嚎。

方辰眼神一亮,一步上前,迈过了重重阻碍,食指重重地刺向了他的眉心。“啵”地一声,一团洋溢着强大生命力气息的镜形斗魂被他抓出,心中一动,方辰连忙将之禁锢送入了冰封王座之中。

“方辰,你以为这样就能战胜我尊贵的血煞神族了吗?你是休想!休想!”

藏天机周遭血煞真神虚影骤隐骤现,不等方辰痛下杀手,周围领域顿时消散。

一旦领域消散,人都能看清楚了交战的情形,一时间全都愣住了,他们呆滞地看着那个抱头怒嚎的身影,无法将他与风度十足的藏天机联系起来。

“小儿,你竟然敢对我圣岛少主下此毒手!”一名圣岛之人怒吼。

呼,没等他大吼,藏天机伸手一抓,便遥遥地将他收摄而来,“嘭”地一拳打爆!

惊变陡起,这一刻,无数人都陷入了呆滞,怎么都没想到藏天机竟会失心疯地做出此举。

只有方辰心头一跳,想到刚才藏天机不甘的怒吼声,他怒喝道:“藏天机已经被血煞族人占据了肉身,全部让开!”

见到藏天机凶残的举动,即使是圣岛之人都畏惧了,纷纷闪躲。可是为时已晚,一连又是数名通玄境强者被他虚空摄来,一一打爆。

强大的精血元气顿时充斥了虚空!

“死!”

方辰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,一拳就轰了过去。

“咕咕”,诡异地一笑,藏天机的声音幽幽然地飘荡于半空:“来不及了。”

“轰!”

他的肉身也是随之炸裂,一道庞大无边的源阵浮现而出,源阵甫一出现立即产生了强大的吸力,将的精血元气都吸纳了进去。

一头足足有十丈高下的血煞真神浮现而出,高高在上地俯视着方辰:“一切,都结束了!”

嘭,它自己也随之炸裂,注入到了源阵之中。

方辰骇然止步,只见源阵阵纹不断扭曲波动,“咻”地一声射出了一道光芒,虚空之中打开了一道波动的门户,阵阵轻灵的气息从中传出,正是云梦秘境!

这些,并不是让方辰真正惊慌的地方,他的目光骇然地凝视向了远方——

连通着秘境的另外一侧,无穷无尽的扭曲着的血煞真神呼啸着,争先恐后地要钻出来。

他们尚未降临这个世界,但是身体里面带着的血厉气息已经是叫人惊心,浑身发凉。

“异族!啊,是异族!”一名残存的圣岛长老惊吼道,目光之中充斥了恐惧,出身于圣岛,他对异族的了解算是极多的。

在圣岛的资料之中,对于异族的一些描述此刻全部涌现,叫他恐惧得险些要直接软倒下去。

“南域,还有希望吗?”

在场人心中同时涌起了一股绝望之意,凝视着那无穷无尽的血煞真神,他们感觉自己就像是待宰的羔羊,无法挣扎,也无从挣扎。

倏然,“咻”地一声尖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