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家?(1 / 2)

</strong>“丞相,丞相我们冤枉啊!”宋宪魏续大惊失sè,城墙上那中气十足的的确是曹cāo没错,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才敢绑了吕布准备求得一番富贵,现在好了,富贵没了,新老板竟然下了诛杀他们的命令!

宋宪魏续的哭嚎没人去给他们辨别,因为已经有曹军动手了,于禁或许还能明智一点想要约束手下,但是夏侯元让就没这么好了!他和曹cāo是从小一起的兄弟,这次曹cāo被围他心急如焚,又听到自己兄长夏侯渊的重伤,整个人就怒火中烧了起来。

“杀,杀,杀!”他才不管什么魏续宋宪呢,孟德有令那就是杀!

“元让,元让!”于禁想要阻止夏侯元让的发狂,但是晚了,夏侯元让的部队已经开始斩杀魏续宋宪的人了,魏续宋宪手下虽然都是投降的吕布军,但是却不是站着给你砍不还手的人。

你砍我一刀,我就还你一剑,整个四路大军顿时乱了!还没有攻击到吕布残军就自己乱了起来,互相砍杀,互相对决!

“可恶!”于禁一剑砍掉了一个试图给自己带来伤害的宋宪军的小兵,他已经没办法了,光他一个人冷静有什么用!他能控制自己的部下,但是控制不了其他三路大军啊!

“众将士听令给我杀!”于禁只能下达这个命令了,不能打不还手吧,要是这样以后他于禁还怎么带兵。

“杀!”整个白门楼下全乱了,夏侯元让的兵杀魏续宋宪的,魏续宋宪的兵马反抗再连带着于禁的兵一起打,于禁也被迫加入战局,本来天sè就暗,现在一搞已经分不清兵将了,有的时候甚至有自己人打自己人的。

“兄弟们杀啊!魏续宋宪两位将军是在拨乱反正,我们的目的就是袭杀了曹cāo!”刘莽看着这乱成一团的战局越发的大吼了起来。

“这,这!”高顺带领着陷阵营冲锋在前,本来曹军四路大军来袭,他高顺就有战死沙场的准备了,哪怕陷阵营全军覆没他也要保护主公突围,可是现在一搞,他陷阵营反而闲下来了,就是因为那个书生(在高顺看来,刘莽嘴上无毛,手上无力就是一书生)的一句话这四路大军竟然不攻自破了!

什么叫做反间计,这就叫做反间计。

高顺难得的从嘴里吐出了几个字“先生大才!”先生是古人对有学问人的尊称,高顺已经认可了刘莽的存在,高顺还没感慨完,立刻双目瞪大了大吼了一声“先生小心!”

“次奥,尼玛!”刘莽听到了高顺的提醒,一把长枪吵着自己的面门就刺了过来。

“小子受死!”提枪刺人的就是宋宪,宋宪恨啊,自己当初怎么相信这个叫做刘莽的人,现在好了,不但吕布军要杀他,就连新老板也要他的命了,大恨之下宋宪竟然运气提升了起来,在乱军之中找到了刘莽的身影,就算是刘莽脱了那身的金甲宋宪也认得他,化成灰都认得,谁让他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呢!

“你不让老子活,你也得给老子死!”宋宪已经疯狂了,下邳城之中曹军众多,他宋宪魏续后有于禁夏侯惇的绞杀,前有老主子吕老板的陷阵营阻挡,可以说他已经是必死之局了,所以宋宪疯狂了。

都是这个小子,都是眼前的这个小子害的,杀了他,杀了他!这种强烈的恨之下,宋宪竟然突破了极限,从二流武将到达了一流武将的程度。

“这下子死球了!”刘莽真太苦比了,一天之内被两名战将盯上了,夏侯德不说了,那个时候有吕布的救助,身上还有白羊座圣衣阻挡,现在呢!吕老板还没回来呢,自己身上穿的还是普通小兵铠甲,这不死就没天理了!

“先生!”高顺眼眶就要崩裂了,他想要冲上去救刘莽但是却根本来不及,两人相聚世纪步,而且还有兵士的阻挡。

“算计了老曹了一把,我刘莽这下子也能在历史上留名了吧!”刘莽看着越来越近的枪尖竟然没有了恐惧,反而是一种放松的感觉!

是啊,从救下吕布到现在突围,刘莽的jing神就在高度的绷紧之中,他想要活命已经拼尽了一切,现在死亡就要来临了,那根绷紧的神经放松了下来,反而轻松了起来。

“叮叮铛”一连串的火花闪烁了起来,宋宪那把急速的枪尖一下子被挑飞了出去,擦着刘莽的嘴角划了过去,把刘莽的脸上划出了一道血痕。

伤口的刺痛之下刘莽反映了过来,老子被人救了!

好死不如奈活,刘莽不傻一个驴打滚就翻到了一旁也不管好看不好看了,保命要紧啊!

逃出了宋宪枪尖的范围刘莽这才有机会看到救他的是谁。

金sè的铠甲,巨大的犄角,身上一道道华丽的花纹加上一些装饰的宝石,好一副铠甲!

不对,不对!刘莽猛地摇了摇头,这他吗的不是老子的白羊座圣衣嘛?!

难道是圣衣自动救主了?艹!你当这是玄幻小说啊!

“宋宪,我父待你不薄,你竟然背叛我父,今天我就代表我父清理门户,纳命来!”一个清脆的女声响了起来。

“娘们?!”穿自己的铠甲的是一个娘们?

“大小姐!”宋宪收起了长枪,十分紧张的看着眼前的女圣斗士“不是我宋宪要背叛你父亲,实在是温侯对待我等如同鬼畜一般!侯成有什么错?他追回了并州铁骑的战马,本应该论功行赏,可是温侯呢,他不带不赏赐还因为侯成喝了一点小酒就差一点斩杀了他!你让我们怎么替他卖命!”

“大小姐?!”刘莽想起来了,在演义之中吕老板可是一个女儿的,为正妻严氏所生,原本准备送给袁术家和亲的,但是因为陈桂的阻止而告终。